痛 悼 志 昌

   发布时间: 2023-02-18    访问次数: 1496

常州大学中国财税法治战略研究院  杨大春

昨天上午,惊闻志昌可能意外离世的噩耗,难以置信。音讯不通,不祥之感如乌云圧顶。辗转打听,得知志昌家在常州的住址,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登门确认。车辆甫经上道,即获志昌的内弟电话,告知前天(122日,大年初一)傍晚,志昌在济南老家的公路边突遭酒驾车祸,戗伤严重,无力回天,当夜不幸离世了。俄倾,志昌爱人电话又至,伤恸不已。耳听并不为虚,一切已成定局。除了头晕目眩,泪珠滚落,我无言了。酒驾为祸之烈,切身之痛,痛彻心扉。

志昌和我初识于2018327日,常州大学财税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的招生入学面试。因为是在硕士毕业十年之后,改换专业,重新求学。强烈的求学精神和流利的外语水平,使得志昌与众不同,脱颖而出。入学后,经梁文永老师引荐,志昌选择我做指导老师,开始了亦师亦友的时光

将近五年来,无论是在读期间,还是毕业之后,志昌始终如一,和我,和师兄弟都保持着密切联系。虽然入学不是最早,但是年龄最大,做事沉着稳重,同学们都尊称他为志昌哥。三年学习生涯里,在我武进宿舍的师生读书、在武进图书馆冬日暖阳下的论文讨论、在凛冽的寒风中赴西太湖论文预答辩、在酒店聚餐时的举杯说笑,志昌都积极认真,热情诚恳,坦率幽默,宽容大度,既是一个好学生,也是一个好同学、好兄长。除了专业学习,志昌还和我谈论家庭的建设,夫妻的感情,孩子的培养,介绍自己山东老家的爷爷、父母、风土人情。我们还计划什么时候师门兄弟姐妹一起跟他去爬泰山。有时,和爱人有不同的意见,产生了争执,志昌就和我吐槽。一通话说完,听我劝上几句,又是说说笑笑,告诉我:“听您的,老师。她是好人,下次我少说两句就行了。”然后,骑上他的电瓶车,轻松回家。有时聊到女儿的学习,哪怕是点滴的进步,志昌也特别高兴,情不自禁地抓抓已经有些脱发,光亮的脑袋,说声:“老师,您别说,姑娘还真行。”毕业之后,志昌选择律师职业。虽然忙碌,但是在寒暑假结束,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总要问我一下什么时候回常州,抽空就来我宿舍坐坐。每次来了,还不忘带点葡萄水果,告诉我:“老师,上学的时候您不允许。现在毕业了,一点小意思。不是买的,自己朋友家产的。”志昌原本就和爱人有一个自己的小公司,做外贸业务。平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踢足球,性格开朗,坦率幽默,所以朋友确实很多。四十岁生日,也是踢一场球,给自己庆生。有一次,在宿舍聊完天离开后不久,志昌又回来了。原来,他看到我床上的被褥单薄,专门回家拿了一条新的给我送来。20221016日中午,志昌携妻女一起参加我们师门聚会。1223日晚上,新冠疫情肆虐,志昌得知我在学校,可能也被感染上了,就打电话给我,要给我送药。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竟然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和通话。

将近五年时间,那么多的讨论、学习、欢声、笑语,还有偶尔的叹惜、劝慰,以及一同运动,锻炼身体,一幕幕如在眼前。难以想象,这一切竟然转瞬即逝,戛然而止,像流星一样划过,只能化为永远的记忆了。正月初一、初二,江南寒雨连绵。昨天、今天,晴空万里,阳光灿烂。这究竟是天为志昌而哭,还是要给我一个晴空霹雳呢?天啊!122日,我至亲至爱的85周岁的父亲撇下家人亲朋,与世长辞。50天后,我刚刚才41周岁的,爱说爱笑,真诚幽默的学生,邓志昌,怎么也会突然之间,无声无息,匆匆忙忙,撒手人寰呢?我不是孔门夫子,志昌也不是颜回子渊,然而志昌之去,我之恸心,又怎会在夫子圣人之下。天丧予,天丧予,天道何在?

 

——2023125日,农历正月初四晨  泣笔

 

应志昌爱人之托,谨为志昌撰墓志铭,以作永久之纪念____杨大春

邓 志 昌 墓 志 铭

  中国财税法治战略研究院      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中路21号


  电话:0519-86330231(常州)、010-88711002(北京)   邮编:213164

友情链接: